当前位置:主页 > O趣生活 >原来台湾电玩直播市场这幺大!专访Twitch营运长Kevin >
原来台湾电玩直播市场这幺大!专访Twitch营运长Kevin
上传时间:2020-06-22点击:857次
原来台湾电玩直播市场这幺大!专访Twitch营运长Kevin

Twitch 是世界知名游戏直播平台,每月有 4 千 5 百万位玩家在上面直播、观看及聊天交流。每位使用者每天平均会看 2 个小时的 Twitch ,这样的成绩让传统电视频道望尘莫及。

因为积极徵询使用者的意见并改进,Twitch 初期成长得很快,但就在此时经济大萧条来了,他们四处找资金,同时也不得不开始盈利,那时候完全没有人懂电玩直播市场在哪里,电玩听起来太冷门了,不过 Twitch 聪明的团队已经有一些商业模式可以盈利,同时维持优良的使用者体验。像是让观众自己决定何时进广告,观众可以捐赠让直播主获得收入等等。经济大萧条反而推动 Twitch 迈向稳定的商业模式。

这次国发会客座企业家系列邀请到 Twitch 营运长 Kevin Lin 来台湾和本地新创交流并引进国际经验,在美国长大的他双亲都是台湾人,和这片土地有着深切的缘分,再加上台湾普遍对电玩的热情,让台北跻身 Twitch 观看时数最高的城市,Kevin 也想藉这次机会和台湾的玩家交流。

而 Inside 也访问到 Kevin Lin 本人对电玩、直播以及创业的想法,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位差点要去念兽医,后来却打造出电玩直播帝国的创业家,在他一路走来有什幺样的心得吧。

Twitch 与 Kevin Lin 的成长

您是从耶鲁生物科系毕业的,怎幺最后会进入 Justin.tv?

一开始父母希望我读医学院,而因为我喜欢大自然和动物,所以选了相关的生物科系。不过我念的是生态和演化生物学,不是医学院的生物,不用唸解剖学。后来去纽约念兽医,但很快就发现这不是我要的,不过也不确定想做什幺,于是在旧金山加入了一间叫做 Adina 的饮料新创公司。

我加入 Justin.tv 是因为创办团队是我耶鲁大学时的朋友,CEO Michael Seibel 跟我很熟,他想给提供工作给我,问我可不可以帮忙做份商业提案来募资,当时我不太了解网路,这样做其实有点冒险,但我还是加入了,因为他们都是很积极、聪明的创业家,于是我在 2008 年加入了 Justin.tv。

原来台湾电玩直播市场这幺大!专访Twitch营运长Kevin
Twitch 前身 Justin.tv 的创办人们

您认为为什幺会有人想看电玩直播而不是自己玩就好?

我觉得两者可以同时并存,我们的游戏文化其实很相似,如果你看我们这代的电玩历史,我们会在电玩主机上打电动,而且通常是两个人对打,像 Street Fighters 或其他游戏那样,然后等着轮到我们的时候就一边看技巧或纯粹享受乐趣,特别是当你熟悉那个游戏就更容易看出其他人使用的技巧,这些综合起来就让人有想观赏的慾望,这就是分享经验、热情和喜好,并且刚好就体现在 Twitch 上。

经营直播平台的变与不变

观众会常用你们的影片重播,还是大部份的人比较喜欢直播?未来会和其他平台合作,比如说将编辑过的直播集锦放在 Youtube 吗?

是的,其实 Twitch 前几天刚宣布了 VOD随选视讯功能,还有播放清单的功能,都是为了满足使用者的各种需求。像是上传剪辑后製过的影片,播放清单则是即时播放一连串的影片,因为有的观众希望可以不间断的看游戏过程并且即时讨论,这些都是 Twitch 和很多直播主及观众讨论过的功能,是为了提供使用者更多元的服务而努力的成果。

您 演讲 中所提到的「专注」是不是指专注于某个领域,而非一开始就做综合型的内容平台?

对于新创公司很重要的一点是,专注在核心业务,但是市场或者自己的兴趣、了解的事物随着时间改变之后要做出相应的调整。像当时在 Justin TV 有一小群游戏直播玩家,到了发展 Twitch 时才发现要跟他们好好沟通,也接纳许多宝贵的意见。另外还要坚持下去,决定产品和项目之后就要去了解市场。新创公司一开始可能不太会注意到商业模式,但商业模式非常重要。如果只注意成长而忽略商业模式的话迟早会出现大问题,比如产生财务黑洞等等。

像 Justin.tv 一开始专注在平台,但是涉及很多领域,比如影片、音乐等等,后来 Twitch 才专注在电玩领域,这也是逐渐修正而来。不管哪个类型的创业都要先找到专注的业务、坚持下去,了解市场进而建立商业模式。

原来台湾电玩直播市场这幺大!专访Twitch营运长Kevin
与电竞产业合作

Garena 在电竞比赛方面相当有名,尤其是在亚洲。您觉得若大型游戏厂商自己下来做会不会成为主要竞争对手?Twitch 现在又是怎幺跟游戏厂商合作的?

像 Garena 这幺大的游戏内容产生者及游戏代理商,是 Twitch 很好的合作伙伴。很多游戏开发商或出版商跟我们合作,帮助 Twitch 连结更多游戏,就是因为我们有大量的使用者,而游戏开发商或出版商希望自己的游戏愈多人看见愈好。还有一点我们正在研究的是,这些观众会不会成为游戏玩家,如果观众变成玩家会不会比一般玩家更投入。

现在游戏业者不会自己做直播平台,因为这种情况下吸引到的都是原本的使用者。在 Twitch 上有很多本来不是这个游戏的玩家,看了直播以后会对游戏感兴趣。所以 Twitch 让他们有机会接触到更多潜在的玩家。

最近有一场 LOL 的国际赛事,虽然 Twitch 跟去年比赛时相比已经有进步了,台湾网友仍普遍反应 Youtube 直播比 Twitch 顺畅。那幺 Twitch 为提升使用品质做了哪些努力呢?

我们很重视连线品质,连线品质如果不良,网站上面再多功能都没用。我们也正在努力改善东亚包括日本、韩国、香港,这几个地方的网路架构。Twitch 当然希望贴近使用者,所以不论在台湾或其他地方都不断努力改善连线品质。

原来台湾电玩直播市场这幺大!专访Twitch营运长Kevin
电玩和直播互相影响

游戏直播玩家各式各样, 在 Twitch 上可以观察到直播内容有趋势的改变吗?

是的,趋势会改变,我这里说的趋势是持续在发生的,当大型游戏或很有名的游戏发行,就会在 Twitch 上流行,可能会持续几天到几週。大型游戏的续作,比如说 Call of Duty、HALO、Bioshock 会引起一阵热潮,很多人直播也很多观众想学怎幺玩。这是一个持续循环的涨退潮,某种程度上可以预测。但是因为玩家可以看别人玩的过程,这也加快游戏更新速度。网路也使游戏与时俱进,现在也有一些游戏厂商在开发时会把 Twitch 列入考量 。

最近有很多新类型的游戏,比如说 DOTA 2 是很受欢迎的经典游戏,但近几年 Smite 也流行起来,特别的是,它是第三人称的对战竞技场型游戏。然后开始有很多类似的游戏跟着冒出来。Twitch 直播的潮流大致上是跟着游戏发展的脚步,现在也流行手机游戏,但是转播手机游戏现在还没有比较好的方式,我们也还在寻找方法。我们也有试着和游戏公司合作,研究大家为什幺喜欢玩哪些游戏,为什幺喜欢看哪些游戏。

原来台湾电玩直播市场这幺大!专访Twitch营运长Kevin
Bioshock 游戏画面

手机游戏市场快速成长,但是您之前向 数位时代 提到,直播时间太短所以主要收视群还是策略游戏、RPG 或其他比较複杂的游戏。这种情形有没有影响到游戏直播?或是因为大家比较不会自己玩大型游戏,所以改为上网看别人玩?

在比较高的层次来说,目前各游戏是在争取玩家的时间,一个玩家一天只有 24 小时,各类型游戏之间互有消长。不过玩手机游戏和看 Twitch 是不相冲突的,因为现在手机游戏持续时间比较短,一个回合可能几分钟而已,玩家追求的是在很短的时间内获得满足,不太会压缩到看 Twitch 的时间。现在 Twitch 来自行动装置的整体使用量大概在 25% ~ 30% 左右,所以目前我们也在思考有没有更合适的方法将手机游戏配合 Twitch 直播,这块市场未来还是有无限的潜能。

现在 Twitch 上还是跟以前一样大部份是多人团队型游戏,不过仍在不断变化中,比如说之前 PlayStation 或 XBOX 的 Twitch 版本推出后,来自游戏主机的流量其实增加很多,有些主机游戏玩家也会想看别人怎幺玩主机游戏。

不过很多 Twitch 使用者是会同时玩手机游戏、主机游戏、电脑游戏也会看别人玩游戏。所以这并非互斥的。

台湾人花很多时间在 Twitch 上,总流量世界前 5 。那幺台湾和美国的直播玩家或是游戏类型有没有什幺不同呢?

LOL 在台湾很受欢迎,当然这在全世界都很热门。以 Twitch 上面的直播而言,主机游戏玩家很少,这点非常明显。Starcraft、炉石战记在台湾特别受欢迎,在其他国家很有人气的游戏像 DOTA、CS 比较少。

原来台湾电玩直播市场这幺大!专访Twitch营运长Kevin
Hearthstone 游戏画面
未来的直播 VS. 未来的游戏

您曾经向 数位时代 提到在不远的未来会有 VR游戏直播,而有 VR 头盔的观众可以亲身参与到游戏画面里。除了 VR 游戏公司,有没有考虑和硬体厂商比如 VR 头盔公司合作?

不管是 VR 或 AR 都是我们希望发展的目标。我们现在已有跟 Oculus 合作,虚拟实境的用户未来可能拥有剧院式的感受,比如说跟网友一起体验坐在戏院里看 Twitch 直播,但游戏画面还是 2D,这是比较容易达到的。另外一种选项是跟游戏公司及硬体厂商合作看如何把游戏内容转化成 3D 的空间,不过这些都在很早期的实验阶段,还不能确定未来会开发出怎样的产品。但虚拟实境和扩增实境都是 Twitch 持续专注发展的项目。

所以除了 VR 你们也有考虑 AR?

VR 跟 AR 的状况很不一样,当然 VR 会发展得很快,但是 AR 直播发展起来会很有趣。你可以在真实的环境中看到玩家的虚拟影像,同时还有扩增实境的游戏内容四处飘来飘去,所以未来的游戏直播非常奇妙,你在看直播,同时还有虚拟的东西、真实的玩家在同一个房间里。

现在手机上有很多直播 app,比如说 Periscope、Meerkat 还有台湾的 17。您对于整个直播产业现在和未来的情势有什幺想法?

直播平台一直在演进,我们以前同时推出 Twitch 和 Social Cam,一个针对游戏一个则是行动。我们发现行动直播用不久,行动直播有些实体限制,也许是手一直拿着会痠,或者因为一些其他未知的原因。所以后来 Social Cam 独立成另外一家公司,主打后製剪辑及使用者之间的分享,Twitch 本身未来则会新增 VOD 和播放清单的功能及各种不同的服务,这些服务要怎幺做修正还是要回归使用者的需求去设计,这些未来都有很大的空间和可能性,不过现在也都还不确定。

原来台湾电玩直播市场这幺大!专访Twitch营运长Kevin
国发会「直播世代的台湾新未来」论坛,Kevin Lin 与台湾电玩界交流
创业心得与趋势

很多地方都想成为硅谷,世界上会出现第二个硅谷吗?台湾在新创浪潮内该怎幺定位自己?

这牵涉到非常多因素,其中 人才 是比较複杂的部分。人才非常重要,若你想成立科技公司,工程人才、教育品质都很重要,不然你就要思考如何吸引外地人才,这也涉及当地的文化和生活型态。

另外就是 导师制度 。有经验的导师是关键,学习前人经验和获得对的建议就能事半功倍,这是很大的帮助。在地导师的优势在于有相似的经历,了解当地文化,不过不一定要本地的导师,若其他导师有跨国经验也能帮上忙,就像其他国家的新创也可以寻找硅谷的导师。

还有 资金 ,要吸引加速器、育成中心。当然资金是愈多愈好,不过募集资金也不容易,需要很多公司协助及政策诱因来吸引,要懂得行销这个城市。

还有 点子或概念 ,比如现在甚至有新创公司成立的目的就是要帮其他新创公司解决问题,像员工福利或薪资这些听起来很简单的事,却会令人分心,可能会让你无法专注在主要业务上,所以这些公司当然有存在的必要。

这四个因素都很重要,这四个项目要兼备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并不简单。

前阵子 Google CEO、微软 CEO 皆由印度裔美国人接棒,虽然东亚也有很多人在硅谷,但高层的比例还是非常少,做为一位少数的华裔创办人及营运长,您对此情形有什幺观察吗?

其实企业大都是「色盲」,不会在乎肤色,也不会在乎性别。我想这随着国家或文化有所不同,不过现在也有很多大公司的执行长是女性。在美国不一定是白人男性才能成为成功的执行长。你可能会开始看到下一代受到的教育让他们比较懂得表达,生活方式和上一代不太一样。很多硅谷的公司也是以平等的方式对待少数族群,这些都是很好的发展,我觉得到了下一代会有愈来愈多的改变,而这些变迁将往更正向的路前进。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